台大醫學人文博物館 首頁連結
 
台灣大學博物館群
 
 
醫學人文博物館
現在位置:首頁 文件庫醫療發展史本土篇傳教士的播種與耕耘
 
  文件庫
 
.醫學教育改革 [ 醫學教育的發展醫學教育的特色醫學教育的現況良好醫學生的條件 ]
.醫療發展史 [ 本土篇世界篇台灣醫學人物誌 ]
 

 

傳統的中國醫學 傳教士的播種與耕耘 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台灣醫學 21世紀的新起點
 
上圖:加拿大傳教士馬偕( George Leslie Mackay, 1844-1901) 在1872年來到淡水傳道行醫。他以台灣為家,為台灣人奉獻了一生,對北台灣和山地原住民的醫療貢獻良多。他一手創辦的「偕醫館」至今仍矗立在淡水街頭,以他為名的「馬偕紀念醫院」已成為台灣最重要的教會醫療中心。
十六世紀末,利瑪竇等傳教士將文藝復興以來的西方學術帶到中國。其中有關醫學的部分主要是蓋倫和維薩留斯的解剖、生理學著作,但並未對傳統中醫帶來重大的衝擊或影響。至十八世紀雍正禁教,西學遂中斷了一百多年。

十九世紀初,傳教士再度東來。當時中國的衛生狀況仍差,民眾生病時多求助於求神問卜、偏方等民俗療法或素質良莠不齊的中醫師。傳教士們相信引進西方進步的醫療將有助於傳教,因此在各地興辦醫院與醫學校,為中國的醫療現代化奠定了基礎。

1865年以後,傳教士開始持續地來到台灣。起初他們雖仍以醫療傳道為主要目的,但終能融入本土社會,轉而致力於人道關懷為主、宣教為輔的醫療奉獻事業。在日本殖民者未來之前,他們帶來了現代醫療,設立西式醫院,並從事已具雛形的臨床醫學教育,成為台灣現代醫學的先驅。

當日本殖民統治者視醫療衛生為戰略和經濟的一部份而進行建制設計時,傳教士們則避開殖民者,深入台灣偏僻的角落,為最冷門、不符合投資報酬法則的對象犧牲奉獻,為台灣的醫學史寫下了意義非凡的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