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醫學人文博物館 首頁連結
 
台灣大學博物館群
 
 
醫學人文博物館
現在位置:首頁 文件庫醫療發展史世界篇理性醫學的誕生
 
  文件庫
 
.醫學教育改革 [ 醫學教育的發展醫學教育的特色醫學教育的現況良好醫學生的條件 ]
.醫療發展史 [ 本土篇世界篇台灣醫學人物誌 ]
 

 

從史前到古文明 理性醫學的誕生 中世紀的醫學
文藝復興與醫學 科學革命與醫學 醫學科學的成熟 當代醫學的進展

 
公元前六世紀,希臘的哲學家們開始以一種嶄新的眼光來看世界︰他們認為宇宙間萬物的運行遵循著某些不變的自然法則,而不是由鬼神或超自然的力量所主宰,雖然他們仍相信神與造物者的存在。他們試圖用自然的因果律來解釋物質世界的所有現象,而宗教或迷信的解釋則被摒棄。於是一個理性的哲學系統形成了,並開始影響其他領域的學問。

在這樣的哲學基礎上,希波克拉提斯把醫學從迷信中解放出來,賦予它理性的面貌﹔疾病不再是鬼神作祟,而是自然的因素所致。他使醫療成為人道的藝術,揭櫫了醫師的使命,樹立了醫業的尊嚴。羅馬的蓋倫繼承了希氏的傳統,加上初具科學觀念的解剖、生理知識,建立了完整的疾病理論體系,在接下來的一千多年裏被後人奉為權威。

在目的論哲學的影響之下,蓋倫企圖為每一個器官找到其功能與目的,在實驗不及之處便多以臆測取代,因此不免有所誤解。「體液說」是這個時期解釋生理現象的理論基礎,疾病被視為體液失衡的結果﹔催吐、促瀉、放血等方式被引進治療的領域,以排除過剩的體液。

→右圖:希波克拉提斯 ( Hippocrates,450 - 370 B.C. )
希臘醫學家,西方醫學之父。他是第一個賦予醫學理性內涵的人,以體液失衡來解釋疾病的成因。他相信自然的治癒力,對疾病採取較保守的療法。他認為醫學是以治療為中心的藝術,強調病程的觀察,主張以人道的方式對待病人。他寫下的醫師誓詞至今仍被奉為執行醫業的南針。

←左圖:公元前二世紀一位雅典醫師的墓碑,顯示他生前為病人觸診腹部的情景。病人的腹部腫脹,也許是營養不良的結果。圖右有一個大小不成比例的放血杯,用來標示死者生前的職業。構圖雖然簡單,卻透露出病人殷切的期盼與醫師真誠的關愛,彰顯了希波克拉提斯所提倡的人道醫療精神 。
→右圖:公元二世紀羅馬的石雕,顯示戰場上軍醫為戰士裹傷的情形。在戰場上負傷是希臘人與羅馬人常有的經驗,正如希波克拉提斯所說:「想做外科手術的人須到戰場去。」他在著作中仔細地描述了各種傷口、骨折、脫臼的不同治療方法。
←左圖:蓋倫 ( Claudius Galen,129 - 200 A.D.)
來自希臘的羅馬名醫。他是第一個以實驗方法從事解剖和生理研究的人,賦予希波克拉提斯「體液說」驗證的精神,提出了完整的疾病理論和診療方法,主宰了歐洲醫學界一千多年。不同於希氏的保守,他主張對疾病採取主動的介入與治療。他相信身心是一體的,認為治療應兼及身體面與精神面。

→右圖:公元二世紀羅馬的石雕,顯示戰場上軍醫為戰士裹傷的情形。在戰場上負傷是希臘人與羅馬人常有的經驗,正如希波克拉提斯所說:「想做外科手術的人須到戰場去。」他在著作中仔細地描述了各種傷口、骨折、脫臼的不同治療方法。
←左圖:十六世紀出版的蓋倫著作封面,顯示他在解剖豬的情形。他大多數的解剖知識來自動物而非人體解剖,因此有一些錯誤,譬如誤以為人類的骨骼與猿猴的相同。
→右圖:蓋倫所提出的循環系統模型。他認為消化過的食物由腸道經靜脈運到肝臟形成滋養精,再經靜脈運到右心後分為兩支:一支經肺循環抵達左心,另一支則經心室中隔上的孔道抵達左心,形成生命精;之後經動脈運到腦部形成知覺精,最後散佈到神經系統。此一理論被奉為圭臬達一千多年,直到十七世紀才被哈維推翻。
←左圖:「體液說」的模式圖。希波克拉提斯認為人體含有血液、痰液、黃膽汁和黑膽汁等四種體液,分別代表四種元素與器官,其成份比例隨季節和年齡的變遷而改變,如深灰色的內圈所示。蓋倫進一步將它推廣到一天中的時辰和人的器質,如淺灰色的中圈所示。到了中世紀,體液說更滲入占星術的成份,如白色的外圈所示。
→右圖:中世紀手抄本的插圖,顯示蓋倫將「體液說」與人的四種基本器質連結起來,從右上圖順時針方向來看依序是:血液代表快樂、熱情;黑膽汁代表憂鬱、沮喪;黃膽汁代表易怒、暴躁;痰液代表冷淡、拘謹。
 
←左圖::十五世紀醫師隨身攜帶的小型手抄本,記載著由尿液外觀來診斷疾病(圖右)和由不同部位放血來治療疾病(圖左)的準則。這些都是「體液說」盛行之下的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