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醫學人文博物館 首頁連結
 
台灣大學博物館群
 
 
醫學人文博物館
現在位置:首頁 文件庫醫療發展史世界篇中世紀的醫學
 
  文件庫
 
.醫學教育改革 [ 醫學教育的發展醫學教育的特色醫學教育的現況良好醫學生的條件 ]
.醫療發展史 [ 本土篇世界篇台灣醫學人物誌 ]
 

 

從史前到古文明 理性醫學的誕生 中世紀的醫學
文藝復興與醫學 科學革命與醫學 醫學科學的成熟 當代醫學的進展

 
公元五世紀,西羅馬帝國滅亡,歐洲陷於割據與動亂。在民生困苦無助的情況下,基督教成為撫慰人心、安定社會的主要力量。人們仰望來世和天國,對現世的事物缺乏研究的興趣,以致文明停滯不前,歐洲遂陷入漫長的黑暗時代。

當時醫學典籍只有在教會和修道院裏才能得到保存與傳承,於是僧侶成為醫療的執行者,而疾病被視為對罪惡的懲罰。僧侶們相信上帝是唯一的治療者,用祈禱、懺悔等儀式和聖油、草藥來治病,視神蹟為痊癒重要的環節﹔對醫學並不積極研究,只埋首抄讀古籍。

在這段期間,醫學在東方則有長足的進步。當時中國正值隋唐宋元的盛世,在診斷、外科、針灸、藥學、種痘術、煉丹術等領域都居於領先的地位。阿拉伯人則保存了希臘羅馬醫學的精華,並汲取中國的醫學知識,將改良後的醫學傳回歐洲。
十二世紀起,教會出資興辦的大學在歐洲各地陸續成立,僧侶不再執行醫療工作。這些大學的醫學院開始提供有系統的醫學教育,吸引了愛好學術、慕名而來的各方菁英﹔從阿拉伯傳回歐洲的醫學典籍則被譯成拉丁文,當做醫學院裏的教材。

→右圖:十四世紀的壁畫,顯示長了翅膀的魔鬼把牆推倒,壓死了一位教士,而基督教的聖者Benedict正在使他復活。

←左圖:在瘟疫盛行的中世紀,歐洲的大城市裏都有教會興辦的醫院,以收容窮困失依的老人與病人,巴黎的Hotel Dieu就是最好的例子。圖為Hotel Dieu的內景版畫,顯示院內的擁擠和死亡的常見,屍體往往當著病人的面被縫入壽衣。當時醫院的主要功能並非治療,而是照護與隔離,神職人員的關懷是病人唯一的慰藉。
→右圖:圖中的僧侶正在埋首翻譯書籍。十一世紀起,許多僧侶致力於翻譯從回教世界傳回歐洲的阿拉伯文醫學典籍。這些典籍被譯成當時學者習用的拉丁文,成為大學醫學院師生的知識泉源。
←左圖:阿拉伯名醫Rhazes(841-926)的著作封面,顯示一位學者坐在地板上看書。他的衣服和室內擺設都是歐式的,但頭巾顯示他來自中東。圖的頂端是希臘醫神Asclepius的肖像,底端則是三位阿拉伯名醫Mesue、Avicenna和Rhazes圍繞著希波克拉提斯與蓋倫,象徵著希臘、羅馬醫學與阿拉伯醫學的一脈相傳。
→右圖:中世紀一位阿拉伯醫師診視病人的情形,兩側有助手在旁觀摩。阿拉伯的醫學師承蓋倫,學到中國的煉丹術之後在化學和藥學上頗有進展,在疾病的描述與診斷上亦多有創見。
←左圖:十二世紀的阿拉伯藥典上關於香菜 ( caraway ) , 小茴香(cumin)等藥用植物的圖片與記載。隨著版圖擴張及與中國的文化交流,阿拉伯人引進了許多新的藥物,並將它們傳入歐洲。
→右圖:十一世紀義大利沙勒諾 (Salerno) 學派手抄本的圖例,顯示治療白內障的外科手術。沙勒諾醫學校是大學醫學最早的雛形,由僧侶創辦,提供學生基礎的哲學課程、醫學專業科目和一年的師徒制實習。
←左圖:十二世紀以來,義大利的波隆那(Bologna)、巴度亞(Padua),法國的巴黎、蒙派里耶(Montpellier),英國的牛津等大學相繼成立,對文藝復興時期的醫學發展扮演了啟蒙的角色。圖為巴度亞(Padua)大學的校舍,這所大學一直是歐洲的學術重鎮,傑出的師生包括伽利略、維薩留斯、哈維等人。
→右圖:十一世紀義大利沙勒諾 (Salerno) 學派手抄本的圖例,顯示治療白內障的外科手術。沙勒諾醫學校是大學醫學最早的雛形,由僧侶創辦,提供學生基礎的哲學課程、醫學專業科目和一年的師徒制實習。
←左圖:十五世紀初波隆那大學內上課的情形。學生們的衣著打扮顯示他們來自不同的文化與種族,為求知而薈萃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