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醫學人文博物館 首頁連結
 
台灣大學博物館群
 
 
醫學人文博物館
現在位置:首頁 文件庫醫療發展史世界篇科學革命與醫學
 
  文件庫
 
.醫學教育改革 [ 醫學教育的發展醫學教育的特色醫學教育的現況良好醫學生的條件 ]
.醫療發展史 [ 本土篇世界篇台灣醫學人物誌 ]
 

 

從史前到古文明 理性醫學的誕生 中世紀的醫學
文藝復興與醫學 科學革命與醫學 醫學科學的成熟 當代醫學的進展

 
文藝復興以來,隨著天文學、物理學、化學等科學知識的逐漸累積,人們對於自然界不再感到敬畏與恐懼,轉而試圖窮究自然的法則,以求征服自然。

十七世紀初,培根提出了新的科學方法,認為普遍法則應該由觀察自然現象歸納而來,主張以歸納取代演繹,以實驗求證假設,以邏輯檢視論述的真偽。笛卡兒提出了機械論的宇宙觀,認為整個物質世界就如一部精巧的機器,遵照著機械和數學的法則在運行﹔克卜勒、波以耳和牛頓則成功地用數學定律解釋了這部機器的若干機制。這股新的思潮促成了十七至十九世紀歐洲科學的突飛猛進。

在機械論的宇宙觀下,人體也被認為是一部機器︰血液循環、肌肉收縮等生理現象都能以機械的法則來解釋,而疾病則是機件發生故障的結果。於是實驗生理學成為醫學研究的主流,正常與病態生理現象背後的物理、化學本質被廣泛地探討,而臨床上疾病的症狀和徵候也從病理解剖的觀察得到印證。

→右圖:哈維 ( William Harvey,1578 - 1657 )
英國醫師,近代生理學之父。他以活體動物解剖的實驗證明了血液是在密閉系統中沿著單一方向流動,在1616年提出了循環論。十二年後他出版「心臟的運動」一書,釐清了心房的用處和血液在心臟各部流動的方向。他將數學應用於心搏頻率和血液流量的計算,是生命科學定量研究的創始人。

←左圖:哈維書中的插圖,說明他如何以實驗證明靜脈的血流方向為單一的。當上臂被紮緊時,前臂的靜脈便充血鼓起;此時若用手指以離心方向沿著靜脈管一路壓迫,可發現被壓迫過的部份不會再充血,顯示靜脈的血液必為向心流動,且靜脈與動脈之間必有管道相連。
→右圖:實驗生理學是十七世紀醫學研究的主流。圖為義大利生理學家Santorio Santorio (1561-1636) 設計的可秤重量的椅子,用來測量一個人生理代謝的攝取與排出量。他也是第一個用溫度計來量體溫的人。

←左圖:顯微鏡是醫學史上劃時代的發明,帶給人類全新的視野,促成了微生物學和組織學的興起。圖中的婦人看了顯微鏡下形狀猙獰的微生物以後,顯得十分驚訝。

→右圖:雷文霍克 ( Antoni van Leeuwenhoek,1632 - 1723 )
荷蘭布商,微生物學之父。他從未受過科學訓練,卻在自製檢查布料用的透鏡時得到靈感,因而造出了顯微鏡。他製造的顯微鏡可以放大兩百七十倍,品質之佳在十九世紀前無人能及。藉此他描繪出許多種微生物的構造,成為細菌學研究的先驅。他也是第一個辨認出血球和精子,發現骨骼肌有橫紋的人。
←左圖:義大利組織學家Marcello Malpighi(1628-1694)所描繪的青蛙血管系統。圖的下方是肺的顯微構造,顯示含有微血管。藉此他證實了哈維所假設的連接小動脈與小靜脈的微小管道確實存在。
→右圖:席登漢 ( Sydenham, Thomas,1624 - 1689 )
英國醫師,近代臨床醫學之父。他相信疾病的成因與治療之道都可從自然中尋得,重視病程的觀察與記錄,強調床邊對待病人的態度,因此被稱為英國的希波克拉提斯。他認為每個病人都是獨特的案例,經由觀察病人歸納出許多疾病的普遍特性,對痛風、麻疹、猩紅熱等疾病均有極精闢的描述。

←左圖:波哈維 ( Hermann Boerhaave,1668 - 1738 )
荷蘭醫師。他深受席登漢的影響,強調臨床教學的重要。他的床邊教學將臨床醫學與解剖、生理、病理、化學等生命科學整合起來,精采萬分,對後世的醫學教育影響深遠。他是當時歐洲醫界最偉大的導師,仰慕他的學生從各地湧向萊登大學。不僅涉足人文與藝術,他也是實驗室研究的奠基者,是分離出尿素的第一人。

→右圖:哈勒 ( Albrecht Von Haller,1708 - 1777 )
瑞士醫師,十八世紀最傑出的生理學家。他是波哈維的得意門生,研究領域遍及醫學的每一分支。他的生理學實驗主要集中於神經系統的研究,證明了「興奮性」是肌肉纖維的特質,而「敏感性」是神經纖維的特質。他的才華洋溢,不僅是詩人與文學家,即使在植物學的領域也能和偉大的林奈並駕齊驅。

←左圖:莫爾加尼 ( Giovanni Battista Morgagni, 1682 - 1771 )
義大利醫師與解剖學家,病理學之父。他視生命為機械複合體,認為臨床症狀是器官機件運作不協調的結果。他將臨床症狀與內部病灶相連,開創了病理解剖學,並堅持診治病患為最終的目標。他是最受學生敬愛的教授,靜靜等待自己的學說成熟,到七十九歲才出版「疾病的部位與原因」一書,一生不曾與人爭鋒。

→右圖:比夏( Marie Francois Xavier Bichat, 1771-1802 )
法國解剖與病理學家。他認為組織是組成器官的基本單位,曾經鑑別出二十一種不同組織的特徵。他將莫爾加尼的觀念進一步推展,主張病理學應以組織而非器官為基礎,加速了十九世紀細胞病理學的興起。

←左圖:約翰杭特 ( John Hunter, 1728 -1793 )
英國醫師與解剖學家,十八世紀最偉大的外科醫師。他在哥哥威廉所開設的解剖學校任教,以動物實驗嘗試改進外科手術。藉此他發展出切除動脈瘤的手術,使這類病人免於不必要的截肢手術。他使外科成為一門科學而不只是技藝。雖然他拙於演講,必須服藥以減輕授課時的焦慮,但仍有大批學生願意跟隨他。

→右圖:比夏( Marie Francois Xavier Bichat, 1771-1802 )
法國解剖與病理學家。他認為組織是組成器官的基本單位,曾經鑑別出二十一種不同組織的特徵。他將莫爾加尼的觀念進一步推展,主張病理學應以組織而非器官為基礎,加速了十九世紀細胞病理學的興起。

←左圖:一位醫師一邊為病人叩診、一邊傾聽回音的情形。叩診法是奧地利醫師 Leopold Auenbrugger ( 1722-1809 )的發明:他觀察到酒保只要敲酒桶聽聲音就能判斷桶裏剩多少酒,從而得到靈感發明了叩診法,這對胸腔疾病及肋膜積水的診斷而言是一項劃時代的貢獻。
→右圖:法國內科醫師 Rene Theopile Hyacinthe Laennec ( 1781-1826 )在1816年發明了聽診器,為心肺疾病的診斷帶來革命性的進展。他為描述心肺雜音所創造的的許多字彙一直沿用至今。圖為他所設計的木質聽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