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醫學人文博物館 首頁連結
 
台灣大學博物館群
 
 
醫學人文博物館
現在位置:首頁 文件庫醫療發展史世界篇醫學科學的成熟
 
  文件庫
 
.醫學教育改革 [ 醫學教育的發展醫學教育的特色醫學教育的現況良好醫學生的條件 ]
.醫療發展史 [ 本土篇世界篇台灣醫學人物誌 ]
 

 

從史前到古文明 理性醫學的誕生 中世紀的醫學
文藝復興與醫學 科學革命與醫學 醫學科學的成熟 當代醫學的進展

 
十九世紀起,科學的持續發展促成了工業革命;資本主義興起,為人類的生活方式與社會形態帶來重大的改變。技術上的突破使得已科學化的醫學得以精益求精,邁向成熟的階段。於是細胞被確認為生物體的構造單位,疾病的成因可以從細胞的病變來解釋﹔精密的定量與動力學分析被廣泛應用於生理學研究,使得人類對正常與病態構造生理的認識有了一日千里的進展。

當微生物被確認為感染症的病因,以免疫學方法製造的抗毒血清和疫苗得以大量生產時,人類對感染症的預防與治療終於有了革命性的突破。隨著化學與藥學的進步,阿斯匹靈等人工合成的藥物亦開始被引進治療的領域。滅菌和麻醉技術的問世,使得許多以前不敢嘗試的手術變得可行,促成了外科學的突飛猛進及其次專科的分化。

這個時期的自然與人文思潮亦攀上了新的高峰:當達爾文提出了進化論,人類便不再是上帝獨鍾的寵兒,而與其他物種無異,受「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法則所支配;弗洛依德對人性的詮釋亦促使人類重新反省自身的價值,拓展了精神醫學的視野。

→右圖:哈維 ( William Harvey,1578 - 1657 )
英國醫師,近代生理學之父。他以活體動物解剖的實驗證明了血液是在密閉系統中沿著單一方向流動,在1616年提出了循環論。十二年後他出版「心臟的運動」一書,釐清了心房的用處和血液在心臟各部流動的方向。他將數學應用於心搏頻率和血液流量的計算,是生命科學定量研究的創始人。

←左圖:赫姆茲 ( Hermann Von Helmholtz,1821-1894 )
德國醫師、生理學家與物理學家。他對物理和數學極有天分,二十六歲就發表了「能量不滅」定律。他以定量分析的方法研究視覺、聽覺及神經衝動,建立了色覺的理論,確認了神經傳導的本質是電流。他為了觀察活人眼睛內部的構造而發明了眼底鏡,為眼科疾病的診斷立下新的里程碑。

→右圖:維蕭 ( Rudolff Carl Virchow,1821 - 1902 )
德國醫師與病理學家,細胞病理學的創始人。他結合了細胞理論與病理學,將病灶研究推進到細胞的層次。他對疾病的機制與治療、醫療事業的組織與教育、傳染病的防治與保健都有卓著的貢獻,被稱為當時歐洲醫界的教皇。他強調醫學科學的本質是社會實踐,一生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甚至在俾斯麥的面前也不畏懼。

←左圖:巴斯德 ( Louis Pasteur,1822 - 1895 )
法國細菌學家與化學家。他研究細菌與發酵的關係,用鵝頸瓶證明了牛奶酸敗是細菌造成的,發明了低溫滅菌法。他的努力促成了「菌原論」(Germ theory) 的興起,指出了感染症的病因。他曾挽救了法國的釀酒、養雞和養蠶業,並以動物實驗製造出炭疽與狂犬病的疫苗。他是以科學增進人類福祉的典範。

→右圖:柯霍 ( Heinrich Hermann Robert Koch,1843 - 1910 )
德國醫師與細菌學家。他利用開業的閒暇解明了炭疽桿菌的生活史,被延攬到政府衛生部門以後又發展出培養細菌的方法,分離出霍亂弧菌、結核菌等多種致病微生物,並強調公共衛生對傳染病防治的重要。他提出了要證明一種微生物是某一疾病的病因所必須滿足的四個準則,奠定了現代微生物學的基礎。
←左圖:十九世紀末大規模生產結核菌素 ( tuberculin ) 的情形。當柯霍從結核菌的培養液中分離出這種物質,便想用它來發展疫苗;雖然未能成功,但至今在結核病的診斷上它仍是極有效的工具。
→右圖:詹納 ( Edward Jenner,1749 -1823 )
英國開業醫師,疫苗研究的先驅。在天花流行的季節,他觀察到擠牛奶的少女不會有感染天花的症狀,只不過手上長了一些膿包。他用這些膿包做出了第一個預防天花的疫苗,效果極為卓著,為傳染病的預防寫下了新頁。

←左圖:艾爾利希 ( Paul Ehrlich,1854 - 1915 )
德國醫師。他改進了血液抹片的染色技術,對白血球形態與造血系統的研究貢獻良多。他相信只要了解外來抗原的結構,就能製造出具專一性的「神奇子彈」( magic bullet ) 來剋制它。嘗試到第606種合成物,他終於發展出抗梅毒螺旋體的藥物Salvarsan。他是血液學、免疫學、藥學研究與化學治療的先驅。

 
←左圖:十九世紀的醫師用氯仿(三氯甲烷)施行麻醉的情形。麻醉技術的問世使得手術可以在病人毫無知覺的情況下進行,外科醫師不再因病人的痛苦而有所顧忌,於是許多以前不敢嘗試的手術變得可行,外科學從此邁入了嶄新的境界。
→右圖:李斯特 ( Joseph Lister,1827 - 1912 )
英國外科醫師。他從巴斯德的「菌原論」得到啟示,認為傷口感染是微生物所引起的,於是提出了「無菌手術」的觀念。他用石炭酸來清洗傷口,堅持一切手術用的器械、縫線和紗布都必須用石炭酸消毒過才能使用,結果病人死於傷口感染的情況明顯減少了。他的發現對外科學的進步有不可磨滅的貢獻。

←左圖:十九世紀末開刀房的情景,即將進行的是子宮切除術。在李斯特的影響之下,外科醫師戴上了手套、口罩和帽子,以減少感染的發生。一旁觀摩的學生顯示當時的醫院已成為醫學知識傳承與發展的中心。

→右圖:路易斯 ( Pierre-Charles-Alexandre Louis,1787-1872 )
法國醫師與統計學家。在實驗室研究蔚為風潮的當時,他強調醫學有其注重觀察的一面,認為醫學生應該培養從病人身上發現病徵、由病徵推理出診斷的能力。
他以統計學來驗證病徵與疾病的相關性,評估治療的效果。藉此他證明了放血有害無益,並指出一切療法都必須經得起科學的驗證,開創了臨床試驗的先河。

←左圖:奧斯勒 ( William Osler,1849 - 1919 )
加拿大醫師,英語世界最偉大的臨床教育家。他提倡人性化的醫療,重視醫師的人文訓練,而且身體力行。在德國醫界強調實驗室研究的同時,他強調床邊教學的重要,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建立了科學與臨床實務並重的新模式,對醫學教育影響深遠。他的臨床研究成果卓著,寫下的內科學教科書至今仍為醫師必讀的經典。

→右圖:南丁格爾 ( Florence Nightingale,1820-1910 )
英國護士。她長於組織領導,勤於著作,強調床邊親切的照顧。1854年她奉命組織護士團到克里米亞去照顧前線的傷兵,對軍營衛生的改善與傷患的救治不遺餘力。回國後她建立了新的護理訓練系統,創辦了第一所現代護理學校。她的努力提高了護士的社會地位,樹立了現代護理專業的尊嚴。